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名流派對    >    星話題

Kris、Kourtney、Kim、Khloé、Kendall和Kylie何以成為這十年來毫無疑問的地表最大網紅家族

作者:Emma King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20年1月08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圖片庫   

文章導讀

Vogue回顧了這個全球最“因為有名所以出名”(famous-for-being-famous)家族這十年來創下的那些讓人瞠目結舌的各項數據——以及他們在下一個十年可能發生的精彩后續 。

在Kylie用她女兒Stormi的照片引爆網絡之前(在Instagram上被點贊1860萬次)、在Kim的塑身衣系列Skims幾分鐘內一售而空(據報道僅首次發布就賺了200萬美元),以及早在Khloé與人合作推出她的身體正視(body-positive)牛仔品牌Good American(僅發布當天就賺進100萬美元)之前,卡戴珊-詹娜家族不過是住在加州卡拉巴薩斯市一個封閉式小區里的一個有錢人家而已——雖說他們當時已經小有名氣。 

回到2007年——當年10月14日《與卡戴珊一家同行》在美國首播,只有898,000人觀看了首期試播——家族女統領Kris Jenner當時還在負責管理她當時的丈夫Bruce的事業。Bruce當時身份是奧林匹克十項全能金牌得主出身的勵志演說家(后來在2015年變性成為Caitlyn)。在那棟價值285萬美元的房子里,也就是《與卡戴珊一家同行》第一季節目的拍攝地,生活著詹娜夫妻跟他們的孩子:Kendall和Kylie(當時分別是12歲和10歲),還有Kris跟已故前任丈夫(也是OJ Simpson的辯護律師)Robert Kardashian Sr生的幾個已成年子女:Kourtney(28歲)、Kim(27歲)、Khloé(23歲)和Rob(20歲)。

《與卡戴珊一家同行》的初衷很簡單:為E!臺拍攝一個電視真人秀節目(很像MTV在2002年拍攝的《奧斯本家庭秀》(TheOsbournes)),不加掩飾地把卡戴珊這家人的“瘋狂事跡”展露無遺,而且Kim更是別有心機地憑借她名動天下的性愛錄影帶以及她跟BFF ParisHilton帕麗斯·希爾頓的閨蜜關系在其中鶴立雞群脫穎而出。但是12年、17季節目、10個新生兒呱呱墜地、9個衍生節目(包括《Life of Kylie》和2013年那個時運不佳的脫口秀節目《Kris》)、三樁屏幕上的婚禮、無數的《Vogue》雜志封面、鋪天蓋地的批評和加起來總共6.112億的Instagram關注人數,就憑這些數據,依然活躍在節目中的這六個女人——Kris、Kourtney、Kim、Khloé、Kendall和Kylie——已經證明了一點:如果說2010年之前他們不過是“因為有名所以出名”,那么2010年之后這十年他們已經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文化力量。

電視真人秀和Instagram的數字時代

毫不奇怪,這十年來,《與卡戴珊一家同行》催生了無數類似的電視真人秀節目,比如Bravo臺的《The Real Housewives》和VH1臺的《Love & Hip Hop》系列,但沒有一部能與它的成功相提并論。據《綜藝》雜志報道,這家人要求高達1億美元的續約費(簽到2020年),而且收視率一直保持不錯(有240萬觀眾觀看了第16季的Khloé和Tristan Thompson劈腿出軌丑聞大揭曉)。

Instagram在2010年10月發布上線時,早期“網紅”不過是在上面貼幾張自己模糊不清的海灘風景和早餐照片。等到2012年2月Kim加入的時候,她一上來就貼了一張自己穿著睡衣素面朝天的家常照。這時候,她透過《與卡戴珊一家同行》這個節目分享自己生活的每一個細節已經有五年之久了。“我很快就意識到,可以把這種社交媒體當成我免費的焦點小組,”Kim在2019年11月對The Cut如是說,與他們探討她的品牌如何隨社交媒體平臺共同發展,如何從一個貼自拍照的空間變成為自己帶來銷售收入和吸引贊助商的渠道(據報道她每個帖子能賺到100萬美元之多)。

Kim憑借“Instagram女王”頭銜大賺特賺,她推出了一系列以數字渠道為先的付費衍生商品,比如Kimoji表情包(一分鐘賺進100萬美元),以及《Kim Kardashian: Hollywood》視頻游戲(給她帶來8000萬美元收入)。與此同時,她的兩位妹妹Kendall和Kylie則瞄準了更年輕的人群。在Instagram史上點贊數量最多的前20個帖子中,有7個來自Kylie,她的社交媒體影響力甚至超過了Kim。2015年5月,在發布了一些嘴唇超級豐滿的照片后,她承認自己使用了豐唇填充劑,隨后豐唇填充劑的需求立馬增加了70%,而2018年2月她一條關于不再使用Snapchat的推文就讓該公司市值蒸發了13億美元。

這十年來Instagram上流傳最廣的時刻包括2014年11月Kim登上《Paper》雜志的那張Break the Internet封面;2015年5月Kendal破記錄的那張Instagram頭發圖帖;還有Kylie發布的女兒Stormi的第一張照片,這一直是Instagram史上點贊數最高的帖子,直到后來終于被一只雞蛋取代。

卡戴珊和詹娜姐妹對時尚和美容界的持久影響

乳膠裙、厚底老爹鞋、裸足涼鞋、內衣外穿、高跟人字拖、自行車短褲、緊身衣——這個家族對時尚界的影響可以說無遠弗屆,上至Balmain和Tom Ford這樣的大廠牌,下至包括PrettyLittleThing和Missguided在內的快時尚品牌皆受其“荼毒”。(2017年10月,Kourtney與前者合作推出了一個包含40件單品的膠囊系列,而在2019年2月,Kim起訴后者剽竊,索賠1000萬美元;Missguided被勒令支付270萬美元的損害賠償金、5.96萬美元的律師費,并停止使用她的商標。)在整個2010年代,卡戴珊和詹娜姐妹的影響已經滲透到時尚業肌理深處;不過,她們最深遠持久的貢獻無疑是推動運動休閑風格的興起。   

據Forbes稱,“2015年,服裝銷售整體同比增長2%,運動服銷售增幅則高達16%。”2015年,Kylie在自己的Instagram頁面上收獲了超過10億個贊,上面充斥著她的運動裝自拍——這簡直是運動休閑品牌夢寐以求的那一類營銷方式。并非巧合的是,這位家中最小的孩子同年還憑借Kylie’sLip Kits取得了重大突破。與這家人之前想借Khroma打入美容領域的失敗嘗試不同,該系列產品獲得了巨大成功。(她賺了3.6億美元,還力挫群雄一舉奪得最年輕的“白手起家”億萬富翁這一頭銜。隨后在2019年11月,她將部分股權賣給了美妝巨頭Coty。)

這十年對Kim來說也是一段漫長的時尚美容黃金時刻。在接受TheBusiness of Fashion(BoF)采訪時,她稱贊丈夫Kanye West徹底改造了她的著裝風格:“我一直自認風格不差造型不俗,直到我遇到了我的丈夫,他說我這種造型風格爛到不行,”Kim在2018年6月接受BoF采訪時表示。Kanye介紹Kim認識Olivier Rousteing等設計師,以及接納他自己的運動休閑品牌Yeezy(最終還讓Kim從頭到腳一身運動裝為他以社交媒體為先的市場推廣活動出鏡)。卡戴珊效應再度震撼市場:Yeezy的銷售額到2019年底預計將達到10億美元。

從她在2013年首度參加Met Gala(當時她懷孕了,穿著一件備受嘲諷的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印花連衣裙),到2019年她穿著一件Thierry Mugler緊身胸衣傲然而立自成一格,她慢慢地積累聲譽,成為這十年來最大咖的時尚網紅。根據Lyst的數據,2019年9月緊身衣的網絡搜索量激增45%,原因是她推出了Skims塑身衣,而這個服裝系列的靈感則來自于她豐臀細腰的沙漏形身材。隨著KKW美妝和KKW香水系列的推出,僅在2019年上半年,Kim就大賺7200萬美元。  

Kylie和Kim之外,這個家族的其他成員對時尚和美容業也有著不同程度的影響,比如前面提到Khloé推出的Good American系列、Kourtney的健康生活方式網站Poosh、Kendall的模特生涯(她名列Forbes評出的2018年最高薪模特榜單,收入估計在2250萬美元)。甚至就連2012年之后很少出現在《與卡戴珊一家同行》當中的小弟Rob也跟Kris一起部分持有一個名為ArthurGeorge的襪子配飾線。拋開其他的不說,卡戴珊和詹娜這家人確實都是非常精明的企業家。  

隨名聲和影響力而來的各種爭議

伴隨著她們破紀錄的成功業績和獨此一家的影響力平臺而來的還有各種爭議。這10年來,這家人多次站錯隊,尤其考慮到這高度政治化的十年和諸如#BlackLivesMatter和#MeToo 等運動背景。比方說Kendall在2017年的那則觸犯眾怒的百事可樂廣告、在社交媒體平臺上推銷食欲抑制劑、Kim給Skims取得那個在文化上不合宜的原名(Kimono),以及無視種族敏感性的營銷活動等等。

不過2019年的卡戴珊-詹娜姐妹相對于2010年的她們已經洗心革面。不管是否出于真心,這個原來眼里只有金錢和名氣的一家人如今開始使用他們的影響力聚焦社會與政治問題(一些人認為是Kim遭遇恐怖的巴黎持槍搶劫事件促動她開始謹言慎行并收斂炫富喜好)。在《與卡戴珊一家同行》第16季中,這對姐妹拜訪了計劃生育診所。Kim正在學習刑事司法律師課程(她與特朗普在白宮會面,幫助63歲的AliceMarie Johnson獲得赦免,后者曾因非暴力毒品犯罪被判終身監禁)。這家人多次前往祖先的故土,大聲呼吁各方承認亞美尼亞大屠殺事件。與此同時,在第17季節目中,Kourtney和Kim出席了在SantaSusana野外實驗室舉行的核事故60周年紀念活動,借此提高人們對現場清理工作的關注意識。

目前還不清楚《與卡戴珊一家同行》是否會在第18季之后和接下來2020年代繼續沿用現有模式。但在我們即將步入一個新的十年之際,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無論這家人以何種面目——無論是真人秀節目還是作為Instagram網紅、時裝設計師或政治影響人士——出現,他們的名字依然會是聚光燈追逐的焦點。因為如果要挑出卡戴珊-詹納姐妹最擅長的一件事的話,那就是與時俱進。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Kris、Kourtney、Kim、Khloé、Kendall和Kylie何以成為這十年來毫無疑問的地表最大網紅家族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猛龙伦纳德 大发快三全天计划表 福多多棋牌下载 大发快三有规律吗 3开奖号今晚 秒速快三开奖结果 3分PK10技巧规则 2019低价潜力股 分分彩论坛 遵义麻将技巧十句口 彩票领导者极速飞艇 200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95至尊棋牌app九五 宁夏十一选五手机版下载 广东麻将群一元一分入群 意甲联赛直播哪个最好 哈尔滨哪里有卖自动麻将机的